“弹幕鼻祖”A站还有起死回生的机会吗?

2018-02-08 10:56:47来源:牛牛观察作者:

百家乐群:李晨分析,一些反对蒂勒森表态的美国战略专家和高官,长期以来把拒绝新型大国关系作为他们的主要成就,此后他们很可能会利用政策评估和辩论过程,通过各种渠道施加影响,试图扭转局面。

截至笔者发稿,“弹幕鼻祖”A站依旧处于停摆状态。这次关站,A站还能像前几次那样再次回来吗?与B站稳定的发展相比,A站为何沦落到如今的地步?又带给创业者哪些经验和教训?

A站还能像前几次那样再次回来吗?与B站稳定的发展相比,A站为何沦落到如今的地步?又带给创业者哪些经验和教训?

\

截至笔者发稿,“弹幕鼻祖”A站依旧处于停摆状态。这次关站,A站还能像前几次那样再次回来吗?与B站稳定的发展相比,A站为何沦落到如今的地步?又带给创业者哪些经验和教训?

1、缘何屡次停摆

AcFun从成立到现在,经历过多次停摆,短则几天,长则几个月。

去年11月底,A站曾“因不可描述的混沌入侵,物理连接状态暂时停止”,官网和移动客户端在近三天时间里无法访问,而2月2号,A站官方微博发文称“我想再活五百年”,随后,A站移动客户端和网页端均无法正常打开。

谈及更早的停摆,最有名的就是B站创始人因为不满A站的持续一个月的机房故障,自己转而创立Mikufans,也就是B站,bilibili的故事了。

\

这背后的屡次停摆,和AcFun的多次内斗和易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因此,一家公司要想保持在快速的发展轨道,稳定的团队和合格的创始人缺一不可。

2007年6月,A站成立,最初为动画连载的网站;

2008年3月模仿日本视频分享站NICONICO动画做出了类似地带字幕的弹幕式播放器,成为国内第一家弹幕网站;

2009年上半年,内部派系开始斗争,此时出现了多次的机房故障。

2010年,A站站长Xilin不作为,随后放弃自己的创业,以400万的价格将A站出售给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,而对于陈少杰来说,A站只不过是其个人生意的一个跳板,孵化斗鱼后,又将其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;

\

2014年,A站站长赛门宣布离开A站,之后奥飞入住,原先A站管理层几乎全部离开。从此之后,A站又在资本的操控下进行两次管理层换血,哪怕是合一入股也已经无法挽救颓势。

2、B站为何能反超

在A站挣扎于内部的混乱时,B站趁此机会加速发展。

B站站长徐逸本身就是A站的老用户,对于A站的弊病可以说是相当了解,因此B站发展中,徐逸始终保持着主导地位,稳定核心管理层,同时不断优化本身体验,从2010年开始就不断吸引A站UP主和用户转投B站。

\

梁子就此结下。在2014年,A站有了短期的稳定资本之后,开始意识到B站已经不是当初的小站,而是旗鼓相当的竞争对手,也开始集中性地进行挖角,甚至包下了B站贴吧的头部广告进行挑衅。

但此时的B站已经清晰地意识到UGC也就是用户自制内容才是核心关键。在不断发展过程中,B站始终对UP主保持具有吸引力的政策,采取包容的心态扩充B站,降低入站门槛,除了真正的二次元用户外,还吸引了一大批非二次元死忠的群体。而A站的管理团队和用户则一直标榜自身为正宗,对非二次元文化嗤之以鼻,殊不知真正完全的二次元始终是小众的,用户喜欢的才是主流。

有了用户流量,B站投放广告,冠名篮球队,扩充游戏区,孵化UP主,有消息称B站已经进入上市前静默期,最快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在美国上市,最少筹资2亿美元。就凭着这一点,高下立判。

3、政策风险带来的反思

但是,不管是A站还是B站,又或是其他的二次元视频网站,在政策面前,一样无力,只不过对于A站是雪上加霜,对于B站则是伤筋动骨。

2017年6月,A站被广电总局点名,因其在不具备视听牌照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,随后大量不合规的影视剧、网络电影、新闻节目、纪录片等内容下架;9月,由于视听证问题A站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罚款12万元,随后关闭影视、时政以及军事频道,其他频道共清理下架视频32万余条;

\

2017年7月13日,Bilibili经历了为时两个月的自我审查,在微博上称为维护网站内容的规范性,审查结束后,不符合规范的影视剧将被下架,B站用户在微博上哀嚎一片。

二次元文化中,不是所有的都符合主流的价值观,国家进行管控无可厚非。但对于一家以用户为核心的视频网站来说,如果视频要经受长期的审查或不定期的下架,很可能会造成用户的流失。而就其经营模式而言,是不可能拿出高额费用来进行大规模引进视频。

如何创新,如何变现,如何应对政策风险,对于二次元网站来说,始终是一个巨大的问题。

赞助商链接:

合作: 立博博彩 AG网投 百家乐群